+

VIP作品:¥2.99

該書籍是收費作品
需要VIP用戶才能收聽

會員登錄

葉嘉瑩說漢魏六朝詩.6

兩個異類詩人:善言兒女之情的傅玄,歸隱田園的陶淵明

00:00免費試聽第一章節00:00

本書作者About the Author

葉嘉瑩,號迦陵,中國古典文學研究專家,加拿大皇家學會院士,英屬哥倫比亞大學終身教授。葉先生曾在臺灣及海外任教多年,后回到大陸培養古詩詞領域桃李無數,她對詩詞有著強烈的敏感和悟性,尤其對辛棄疾與王國維有著深入獨到的見解。


特約撰稿人Special Contributor

Kawai,中國思想史博士。


關于本書 About the book

在中國古代詩歌歷史上,除了《詩經》、《楚辭》和唐詩宋詞之外,漢魏六朝時期的詩歌也是一座巨大的寶庫。

這個時期的詩歌的形式與風格經歷了一連串的變遷,誕生了許多極具個性的詩人,比如曹操、曹丕和曹植三父子,以阮籍和嵇康為代表的竹林七賢,以及田園詩人陶淵明等等。這些詩人和他們的詩歌作品,不僅承接了先秦以來的詩歌傳統,啟發了后來的唐詩和宋詞,而且開創了一個獨屬于他們的詩歌時代。

在本書中,葉嘉瑩先生從詩歌中興發感動的原理、詩體演變、時代特征以及詩人獨特的個性、氣質和理想等方面,具體而微地描繪了漢魏六朝時期那個繽紛異彩的詩歌世界。


本書金句 Key insights

傅玄在寫樂府詩時,往往是出于一種直接的感發,而不是典故、辭藻的堆砌的造作。這是仿樂府詩作的突出特色。這種特色當然會與太康時代的風氣不一致了,我想或許是由于這個緣故,鐘嶸在《詩品》中把傅玄列為下品。

總之《文賦》是了不起的,我前文引的這兩句就是我們古人說的“有諸中而形于外”,最早的《毛詩》上就說了“情動于中而形于言,言之不足故詠歌之”,你為什么要作詩,主要是你內心有一份真感動,它就像“石蘊玉而山暉”,石頭里面都藏有玉,那山就有光彩;如果水里邊的蚌殼里含有珍珠,那水也是美的,即“水懷珠而川媚”。

寫哲理的玄言詩確實很乏味,可是天下任何一件事情的出現都不會沒有它的原因,正是經過玄言詩的歷史演進階段,才能夠產生陶淵明這種“質而實綺,癯而實腴”的詩。

陶淵明寫詩從來沒有一個固定的文學程式,他內心的情思意念怎樣活動,就按照怎樣的層次把這種情思意念表達出來。

《詠貧士》就是陶淵明向古人之中區尋求這種力量的一個嘗試。在古人之中,他找到了那些“固窮”的知音。

重庆时时所有版本